翡翠衾寒谁与共

苏老板有朝一日一时好奇一不小心点进了lof

ooc

?马夜?

脑洞向:饼干太太 @卡仕达酱饼干 《玩物(48)》读后感

渣文笔


    休赛期的日子苏老板在基地过得充实又无聊。每天中午起床吃个早饭,在韩服rank一会,天色便暗下来了。北方的冬天好像是比上海的冬天好过一些,拜早早供地暖的“气候优势”所赐,基地里大多数人都还是短裤凉拖的穿着。苏老板发现,自己的虚空减肥不仅没让自己的体重轻几斤,反而因为热量摄入的减少而更怕冷了。盯着大半夜只穿着个大裤衩子在基地里晃来晃去的sbad,顿时觉得更冷了,只能顺手裹紧了自己毛茸茸的小外套。

    在排位等待的间隙,苏老板熟练地登上了自己的微博小号,在搜索框输入“xiye”和“兮夜”之后飞速的滚动着滑轮浏览内容。滑到一个九宫图之后,看着粉丝肉麻兮兮的话,自言自语“这些机器人p图技术真的牛皮”,嘴角依然疯狂上扬。

    排位等待时间来到了十分钟,依然没有进入队列。苏老板继续在微博上OB粉丝日常,甚至在看到“请选手离粉丝生活远一点”这样的骚话之后还叫了臭弟弟伸头来看。点进那一条之后发现评论区的机器人们在被拉黑的边缘疯狂试探,跃跃欲试,马哥的表情包层出不穷。究竟是道德的沦丧还是人性的泯灭?苏老板决定一探究竟。

    突然,他注意到有一个机器人提到了三个他不甚了解其意的字母:“LOF”。“难道是LOL的什么新的别称吗?”不懂就问度娘的新时代网瘾少女苏汉伟从善如流的把乐乎下载了下来,暗自腹诽“这难不成是知乎的盗版?”在搜索框输入“xiye”之后,一个个豆腐块映入眼帘。

    苏老板好像明白这是一个什么网站了。

    看着热度第一的《玩物(48)》,苏老板迟疑了,胆怯了,甚至慌的一匹。

    毕竟也不是十二三岁的小伙子了,虽然老被粉丝们一口一个崽的叫着,但好歹也是一个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给自己打了剂强心针之后,苏老板强装镇定的盯了一眼身边的臭弟弟,点开了豆腐块。

    诶?就四行字?不科学。

    果然往下滑在底部看到了一个神秘的链接,正准备戳进去,LOL的排队提示界面duang的一下弹了出来 ,苏老板的小拇指抖了一下。

    火速确定。

    旁边的峰峰在屏幕变灰的间隙发现了苏哥的异样,“苏哥怎么了?”

    苏老板虎躯一震,飞速的关掉了浏览器,把LOL界面切了回来。(峰峰:难道苏哥在上黄网?)

    “没干嘛。臭弟弟你需要换个彩色显示器了。”

    虽然当时没有点开那个链接,也装作假装无事发生过的样子,但有句话叫好奇心害死苏老板。尤其是吃完宵夜回到屋里躺好饱暖思淫欲的苏老板。挣扎的在床上翻滚了两圈之后,虽然觉得很羞耻但仗着一个人睡一屋的苏老板把LOFTER下到了手机上,点开了那个链接。

    1秒。2秒。3秒。苏老板身体一抖,笑出了声。

    果然是索然无味啊……

    这个机器饼干居然连攻受都没搞清楚。

    苏老板把文章默默截图保存,点开微信,给备注“小阿马”的二次元头像发了过去。

    三秒之后对话框显示“对方正在输入…”,苏老板在黑夜中的手机光屏前的嘴角慢慢勾起,居然有了那么一点邪魅一笑的意思。等了半天,果然发过来一个字:

    “滚”

    苏老板:“韩金上校,我是你的玩物啊!”

    马夜最大粉头苏汉伟脑补着对面被自己撩到脸红心跳只能打出“滚”的小阿马,感觉刚刚吃饱的肚子,又饿了起来。

    看着对话框里又一个“滚”字却又迟迟不把自己拉黑的人,苏老板的双眼在黑夜中熠熠发光。

    “下次赢了我,让你在上面。”